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聚奇塔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王的男人之 海王掠情 by:风之羽-第15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因为他傲然的态度和高贵的气质让人更加难忘。
「我想莱茵陛下是不会介意我带这么多的海上军队去的吧。」一身戎装,波塞冬更显得气势卓然。
「不用担心,莱茵才不会像你们这么小家子气。」德梅茵斜着眼睛看了他一下,表情几乎没什么变化,可口中说出的话却多了几分尖刻,「反正已经决定要让斯芬克斯归属于纽因克,那身为上国的纽因克为了帮我们快点扫除移民的障碍而出兵帮忙也理所应当的吧。」
「喂,德梅茵,向纽因克借兵是你提出来的吧,为什么现在说的又好像是我们非要出兵不可?我们可从来没想过向斯芬克斯派驻武力的啊!」
「如果不是从迪纳尔那里得知了那些贵族想要推翻莱茵的阴谋,你以为我会低头向你的兄弟请求派兵支援吗?」琥珀色的双瞳燃起愤怒的火光,想到借兵之时弗德里克那轻佻的行为和张狂的话语,德梅茵就忍不住浑身发抖,有一种想要将那个好色的男人一剑刺死的冲动。
「我已经狠狠地教训过他了啊!」波塞冬放低了声音,脸上露出尴尬与恼怒相混的神情。
「哼,你或许巴不得把我送给他来加深兄弟情谊吧!」虽然觉得这么说对波塞冬有些不公,但心情糟糕透顶的德梅茵看着岸上恬着脸若无其事挥手告别的纽因克国王还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暴走脾气。「弗德里克想要压倒我的时候你在哪里?!」
「啊,那个,我不是马上赶过来了吗?」
「那个时候我的衣服都快要被那个家伙扯开了吧!」
「弗德里克并没有恶意,」波塞冬苦恼地皱起双眉,「他只是跟你在开玩笑,当然了,这个玩笑并不好笑。」
「当然!」德梅茵恨恨地说,「如果不是因为他是纽因克的皇帝,我差点要杀了他!」
沉默了一会儿,波塞冬才开口说道,「德梅茵,请你原谅他。这世上只有我才会知道,弗德里克他有多寂寞。」
「原谅?我看你冲进来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可是杀意很重哦!」德梅茵吊起眉毛,嘴角扯出一个嘲讽的微笑,「啊,其实当时我偷偷在想,说不定你真想杀了他自己来当纽因克的王哦!」
「你别胡说!」波塞冬在德梅茵的手上掐了一把,「这可不是随便开玩笑的事情!比起当纽因克的王,我倒宁愿自由自在地在海上游荡。你不知道当一个国家的王是件多么麻烦的事情!好几次弗德里克想甩手不干了,都因为找不到我而大发雷霆,哈哈,他发脾气的样子想起来就让人愉悦。」
「真的。」德梅茵皱着眉头,一脸的不信,「多少人为了争夺王位而打得不亦乐乎,你们兄弟两个居然都不想当王?」
「要不是因为他比我早生了五分钟,现在逍遥自在的闲人就该是弗德里克了。」波塞冬深蓝色的眼睛里露出一丝得意之色,「我可从来没像现在这样感谢我的母亲让我成为弟弟。如果让我天天对付那帮一肚子鬼主意的大小狐狸,天天处理堆得像小山一样的公文,我一定会疯掉的。这种事情,大概也只有比狐狸们更精明的弗德里克才能对付得来吧。」
「咦?他精明?」德梅茵觉得有点出乎意料,「可是我怎么觉得他只是一个色迷迷的花花公子?」
波塞冬叹了一口气:「德梅茵,你还是就这么认为好吧。这辈子也别跟他深交。你是我的宝贝,我可不想让你被那个阴险的家伙抢了去。如果他真地敢对你动手,那么我们兄弟二十多年的情谊就真的危险了呢!」
「……」看着波塞冬烦恼着的脸,德梅茵轻轻摇了摇头,「波塞冬,你们兄弟的感情可真好!」
「是吗?」波塞冬摸了摸下巴。
「我可以理解。」德梅茵握住了他的手,「我也相信你。他是不会对我有什么坏心思的。」
「德梅茵……」
「因为他爱着身为弟弟的你,就像我爱着身为哥哥的莱茵……兄弟之间的感情就应该是这样,不对吗?」
「我爱你,德梅茵!」
迟疑了一下,白皙的双颊染上了绯色,德梅茵凝视着波塞冬的眼睛,轻轻回应了一声,「我也爱你,奥利维!」
抬起头,让他的气息将自己包围,德梅茵的心中流淌着甜蜜的热流。
「对不起,莱茵,还有忒薇莉斯。在我的心里,现在多了一个重要的人。我对他的感情到底有多浓烈,现在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我知道,现在的德梅茵,已经不能没有他。也许将来我会陪伴他走过一生,但是在我的心里,被血缘相系的你们,永远是我最珍爱的家人。我会用我的一切,守护你们的幸福……还有我的!」
「啊、啊!他们太过分了!」站在岸边的纽因克的伟大国王毫无风度地跳着脚,指着远去的船队大声地叫着,「居然当着我的面这么亲密地接吻!啊,德梅茵·休拉,可恶的家伙,快把我可爱的奥利维还给我啊!」
看着捶胸顿足一脸悲痛的国王陛下,随行侍卫长官战战兢兢地问:「陛下,您不是对休拉公爵有意思吗?怎么……」
「啊,那个狡猾的小鬼。」黑色的双眸追随着远去的海王号,流露出一丝不易为人觉察的羡慕,「现在又只剩下我一个人品尝这难捱的孤独了。奥利维这个家伙,总是丢下我一个人去享受自由的快乐。现在他有了那个迷人的小狐狸精,大概更不会愿意回到我的身边了吧!」
「啊、啊、啊!」苦恼的国王揪着他黑色的头发,「小时候的奥利维明明是那么可爱,每天每天都跟在我的身后,『哥哥、哥哥!』地叫我。现在大了,却离我越来越远!真不甘心啊!」
侍卫长紧紧闭住了双唇。说来说去,无非就是陛下那幼稚的独占欲在作怪嘛!
一望无际的碧蓝大海,和煦轻柔的海风,偶尔可以看见的翩翩起舞的海鸥,站在船边看着这辽远的大海,仿佛连心灵也变得空阔轻松起来。
「很美吧!」
「是,我从小就喜欢大海。」德梅茵转过头,对着波塞冬绽开毫无防备的笑脸。「虽然我很少有机会坐船,但我还是很喜欢在大海上航行的感觉。太棒了!」
「是。在海上,你会觉得自己跟自然的力量相比是多么的渺小。虽然想到这个会令人沮丧,但是无法预知的前方反而会让人更觉得刺激。每次从风暴和暗礁的危险中摆脱出来,就会想,瞧,我又赢了一次!」
「你这么说,」德梅茵偷偷笑了一声,「我怎么感觉面前是一个还没有长大的小孩子!」
「你说谁是小孩子?」波塞冬的脸变得有点臭臭的。
「你啊!」德梅茵伸出手,揪着波塞冬高挺的鼻子捏了捏,「你刚刚的样子,就像一个没长大的,喜欢新奇和冒险游戏的小孩子!」
波塞冬的脸上露出一个故作凶恶的表情:「我是不是小孩子,你最清楚!」
「我什么也不知道!」德梅茵红了脸。
「是吗?」腰身一紧,德梅茵已经被波塞冬牢牢困在了怀中,「你不是已经亲身体验过了?我浑身上下哪里都已经长大了。对不对?我亲爱的小阿波罗!」
「有吗?」德梅茵挑起了眉毛,「或许我应该考虑一下,去找个人来跟你比一比,否则过分的自大只会蒙蔽人的眼睛。」
「你想得美!」波塞冬危险地玻鹚郏罾渡乃凉坏郎逼赶胍脖鹣耄阒荒苡形乙桓觯鸬哪腥诵菹肱瞿惆敫贩ⅰ!
「你还真霸道!」德梅茵轻轻说了一声,一把抓住波塞冬的头发,将他的头压向自己,「我的海王,你要是胆敢碰别人半根头发,我决对饶不了你!」
「如你所愿!」波塞冬一把将德梅茵抱了起来。
「喂!放我下来!」
一拳砸在厚实的肩膀上,波塞冬疼得叫了一声。
「你轻一点,我的骨头快被你砸断了!」
「那你快点放开我!」被扛到肩头,德梅茵失声怒叫起来,「丢脸死了!」
「有什么关系!」波塞冬洋洋得意地笑着,「我那些善体人意的可爱下属们,早早地就已经躲开了,我亲爱的王妃。」
「啐,谁是你的王妃!」德梅茵骂道,「你要是这么想结婚,那就来当我的公爵夫人啊!我想我可以勉强接受你这个家伙冠上我们休拉家的姓氏!」
「很抱歉,德梅茵,相较而言,我还是比较喜欢在你的可爱名字后面加上一个西林德潘。」
挂在波塞冬的肩上,被摇晃得晕头转向的德梅茵张嘴吐出一个又一个与他的外表格格不入的粗话。
直到背部陷入柔软的床铺,晕眩的感觉才稍稍缓解一些,闭着眼睛,努力调拭着自己的气息,德梅茵气恼的别过头不去看他。
脸颊上印上一个温温软软的物体,那是波塞冬的双唇。虽然心里还有怨气,但绵密不绝落在腮边颈窝的吻让他舒服地渐渐将那些郁积于胸的气恼全部化为轻声的叹息从口中释放了出去。
「等一下!」握住正在解开自己衣襟的手,德梅茵的眼角浮上了一抹艳色,低哑的声音也渗入了一丝轻颤。「现在还是大白天……」
「大白天,我才可以把你看得更清楚。」波塞冬微微地笑,拨开了德梅茵的手,将他白皙光滑的胸口裸露在了空气中。
「你这个……」德梅茵咬着下唇,放弃地松开了手,「真是个只会发情的野兽。」
「可是你刚刚的眼神不也在跟我说着想要吗?」修长的手指灵活而快捷,没用多少功夫,已经将美丽的躯体上碍事的衣服剥除了个干净。
露在空气中的肌肤上浮起一层寒栗,粉红色的小小乳尖也变得硬挺起来。灼热的手指攫住这可爱的地方,轻轻地捏着,夹着一丝痛感,又热又麻的电流立刻冲满了全身。
「唔……痛的……」琥珀色的大眼睛中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水气。
「不会痛的,小心肝。」波塞冬俯下身去,柔软的舌将德梅茵的低吟声全部吸取了去。
湿濡的声音响声,身体的热度也渐渐地攀升上来。结束了令人酥软的热吻,湿润的眼睛里充满了情欲。飞快地褪去身上的束缚,波塞冬将他发热的身体覆上了德梅茵。
「我爱你,德梅茵。」
口中的爱语连绵不绝,发热发硬的地方紧紧贴合着柔软的身体,和另一个已经挺立发硬的地方互相磨擦着。紧贴的胸口传来急促的心跳,震得人心口一阵阵地发疼。耳中充斥低沉的呻吟和粗重的喘息声,德梅茵的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波塞冬……」甜腻的呼唤声无意识地从口中流泄而出,因为羞耻而变红的耳珠被深深含入了湿热的口中。
身体的震动越来越激烈,紧紧相拥的两人都屏住了呼吸。令人头脑空白的晕眩过后,波塞冬微微抬起身,闪动着光泽的眼睛凝视着脸上红潮未尽的德梅茵。
「去,老看着我做什么!」因为刚刚的行为而羞愧的德梅茵,用残留着余韵的低哑声音粗鲁地骂着,「快点滚下去,重死了!」
「我可是为了让你开心,自己都还没有太尽兴呢!」波塞冬弯起眼睛,唇角扯出一抹暧昧的弧度,「如果以为只有一次就会放过你,你未免太小瞧我了吧。」
「喂!」沾满湿液的手在自己的腹部轻轻地按摩着,把刚刚喷射出的白色液体涂遍胸口,淫糜的感觉随着手指的活动而四处游走,透过皮肤深深刻入骨髓。想着那被涂满全身的液体是刚刚两人活动之后的产物,腹下的热潮便又开始蠢蠢欲动。德梅茵立起眉头,带着怨怒的眼神看着波塞冬,但满溢着情潮的琥珀色眼睛里却没有半点可以显示他愤怒的气势。
「知道吗?你这样看着我会让我控制不住自己……」低头吻去滴落在眼角的水珠,波塞冬压抑的声音听来让人心惊胆战,「我怕自己没等让你完全松开就冲进去,如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