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聚奇塔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偷心迷情-第8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没错,他的意思。”他承认得很爽快,纵然黑炽一再交代不能牵扯到他,盖天文仍然决定出卖他那个嘴硬的大老板。
  “衣服都很漂亮。”她勾了几款喜欢的,将目录还给盖天文。
  “另外还有这些。”他又拿出一只长型红丝绒盒子,一打开,立即金光闪闪,里头满是钻石首饰。
  “挑我喜欢的?”她是聪明人。
  “如果你全部喜欢的话,这些全都是你的了。”他等于在告诉她,她可以全数要了这些首饰,据为己有。
  方舞笑了笑,她先添了杯咖啡,才缓缓一件一件拿出那些精巧夺目的首饰来欣赏。
  最后,她挑了一套秀气的碎钻首饰出来,包括一条银链子的碎钻项链,一条碎钻手链,以及两只小巧的钻石耳环。
  “我要这一套。”她笑。
  “它并不是这里面最有价值的,而且,其实你可以全部都要的。”盖天文提醒她。
  “这个就够了。”她把属于她的那套首饰收了起来。“不喜欢的,留太多在身上也没用,是不是?”
  盖天文微微一笑。“方小姐,实话实说,如果黑炽不要你的时候,最起码你可以拿这些首饰去变卖,若你现在不要,或许你就什么也没有了。”
  他欣赏这个不矫情做作的小姐,因此他好心的一再提醒他,不希望看到她落到身无分文的境界。
  “没有也无所谓,我原就是一无所有。”她云淡风清地说。

()好看的txt电子书
  她不是属于黑炽,黑炽也不是属于她,他们都是上一代恩怨的牺牲品,墨儿说得对,他们都是无辜的受害者。
  然而已无路可退了,无路可退了。
  第六章
  对着落地玻璃窗,黑炽手中的烟没有停过。
  他平时的慵懒闲散换成了些时的凝重,他紧抿着唇线,像是有烦心事似的,手腕上的表已经被他盯看了N次了。
  盖天文那家伙怎么还不回来?他叫盖天文去看看方舞在做什么,却一去大半天,都已经下午三点,还不见人影回来。
  “炽少爷,您还没用午饭……”一阵叩门声响起后,黑宅的管家魏远走进了书房,他端着只托盘,上面有一盘烩饭。
  书房——这里是黑炽的禁地,除了少数几个人之外,未得到黑炽的允许不得擅入。
  “出去,我不饿。”他挥挥手,深沉危险的表情叫人战栗。
  “不饿?都一整天了……”魏远嘀咕着走去,他不知道他这位少爷是犯了什么毛病,十几天来,他每晚都不回来,而每早回来了却都紧锁着眉头,看起来奇怪极了。
  终于,叩门声再度响起时,已经是下午四点了。
  “我说了我不饿。”黑炽不耐烦地告诉来人。
  “我没说你饿呀,”盖天文笑吟吟地地踏进来了。“怎么了,你看起来心情似乎很糟。”
  听到盖天文的声音,黑炽倏然转身。“知道回来了。”他的语气是尖酸的、冷漠的。
  “很晚了吗?”盖天文不怕死地佯装看表,他笑嘻嘻地道:“才四点而已嘛,你不会从早上就一直等我等到现在吧?”
  天要下红雨喽,黑炽居然为了一个女人在对他发脾气,这真是前所未见的案例呀!
  “事情办好了吧?”黑炽懒得理盖天文耍嘴皮子,他踅身在沙发坐下,将一旁的凉掉的黑咖啡喝完。
  “喏。”盖天文把衣服目录与首饰盒子递给黑炽,自己也悠闲的坐下。
  黑炽随意翻了翻目录,方舞选的几款时装都很有特色,也很准确的抓住了流行的讯息,更难得的是,她选的款式都适合她,而颜色也不易褪流行,相当优雅。
  “你那位方小姐的眼光不错。”盖天文笑了笑,续道:“我到的时候,她正在看杂志、喝咖啡、吃早餐,加上优美的音乐与她清爽的装束,我看她过得很自在,也很愉快。”
  黑炽皱了皱眉毛。
  愉快吗?原本他不在屋子里的时候,她竟然是愉快的?
  “你们聊了很多?”黑炽撇撇唇。
  “也没有很多,一个下午而已。”其实下午他根本没和方舞在一起,他在倩倩的店里,之所以这么说,是想引起黑炽的妒意。
  一个有妒意是好的,否则就太冷血了,对于黑炽和方舞,他是乐观其成的,或许这个世纪能喝到黑炽的喜酒,那就太劲爆了。
  “是吗?”黑炽打开首饰盒子,发现里头几乎一件不少后,他脸色微变。“她不要吗?”
  为了凸显女人的卑贱,他通常会给女人一些用金钱就可以买得到的东西,反正女人都贪婪的,她们不会有钱不拿。
  “她只挑了一套碎钻首饰,包括一条项链,一条手链和一对耳环。”
  黑炽哼了哼。“碎钻?那不值钱。”
  “所以喽,你该知道她不是一个拜金女郎。”盖天文故意表现出一副跟方舞很熟的样子。


  “你怎么知道她不是想要更大的——车子、房子、逾千万的存款。”不知道怎么搞的,他今天对盖天文说出的话特别反感。
  “如果你那么想的话,那么欢迎你拿那些东西去试炼她,我想,她不会令你失望的,因为她绝不会要。”他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在老虎面前捋虎须,不过为了不让黑炽变成孤单老人,他也只有牺牲自己了。
  “我要你去查查方舞的底。”
  如果她环境差到要被亲生父亲卖到酒店的地步,她怎么可能有好的教养?而她挑选衣服的好眼光,更是一个专业人士才有的品味。
  盖天文说,当他不在那幢屋子里时,她怡然自得而优雅,盖天文看的画面像幅画般的优美,如此这般太可疑了。
  “我没听错吧。”盖天文扬扬眉毛,随即啼笑皆非地问。“方小姐会有什么所谓的‘底’?你太多虑了吧。”
  “我要你调查。”黑炽的语气已经不佳了。
  盖天文耸耸肩。“好吧,如果你坚持的话。”
  他真不知道黑炽在别扭什么,只不过要他去爱一个人嘛,有这么恐怖吗?他也太小题大作了吧。
  一阵脚步声传来,步伐越来越清晰,没多久,一名颀长的男子出现在门扉处,他穿着皮衣皮裤,发亮的登山短靴,留着一头披肩长发。
  “大老远已经听到你们的争辩了。”黑燃微扬起嘴角。“有没有兴趣,上阳明山吃野味去。”
  他是“火男”中排行第二的黑燃,黑蝎盟的二当家,二十八岁,他从来就是个浪子,过去是,现在是,未来也将是。
  浪子有浪子的魅力,对他投怀送抱的女人不计其数,但他从未想过安定下来,这点不全然是因为褚黑蝎绝爱教养的关系,而是他天性使然。
  “到阳明山吃野味?哇,这个提议太好了。”盖天文调侃地道。“燃少爷,除了享受生活之外,我想老帮主会更希望看你振作帮务的。”
  黑燃的“浪”是众所皆知,凡在他旗下的黑蝎盟产业,大凡都得不到他的照顾。
  黑燃不以为意,勾出一抹性感的笑容。“天文,有时候你实在像个超级保母,真不懂倩倩怎么受得了你。”
  “这就不是你们这些不爱女人的男人所能了解的。”盖天文一脸幸福的回答。
  黑燃直视着一直沉默不言的黑炽,开门见山地道:“老大,江湖传言,你收了一名小情妇。”
  “二十四岁,不小了。”黑炽撇撇唇,他早知道这种事瞒不久的,或许他义父也已知道了。
  “总而言之,你把一个女人安排地身边。”黑燃加重语气道。“而且是一个固定的女人。”
  “火男”不爱女人,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黑炽大概是中了降头,否则怎么会无缘无故去养个情妇?
  “我的事,我心里有数。”黑炽又点起一根烟,显示他对黑燃的话感到很不耐烦。
  黑燃不认同地看着黑炽。“我只是要提醒你,女人的心机与心眼是很恐怖的,她们绝情的时候,比撒旦还残忍。”
  黑炽没有回答,他站了起来,拿起披挂在衣勾上的外套。“不是要去阳明山吃野味吗?走吧!”
  他不想再讨论方舞了,他才不过“要”了她几回罢了,居然就把她刻在心版上,女人果然是很麻烦的,诚如他义父所教诲的,女人沾染不得,万万沾染不得!
  从阳明山下来之后,黑炽遣走了司机,他独自驾着车在公路上漫游,夜已经很深了,星月淹没,这是一个没有星子的夜。
  他降下车窗,点了根烟抽,让烟灰飘散在夜晚的空气中。
  大脑下达了命令,他要直接回黑宅去;但行动却不受他所控制,方向盘转了个方向,车身立即朝另一个方向疾驰而去。
  抵达目的地之后,黑炽直接将车驶入车位。
  他该上去吗?已经过了十二点,方舞在做什么?她欢迎他吗?她会想见到他吗?……

()
  思及此,他突然觉得自己的想法可笑极了。
  笑话!房子是他的,她的生活费是他所供给的,他俨然就是她的主人,她本就该满足他的需要,他来找她是天经地义,何必管她欢迎还是不欢迎?
  出电梯门后,黑炽拿出备份钥匙插进锁孔,大门立即在他面前敞开。
  全黑。
  屋内是一片漆黑,除了窗子隐隐透地进一点霓虹的光亮之外,屋子里黑静得像空屋一般。
  他打开灯,楼上楼下全巡视了一遍,方舞果然不在。
  一股恼怒之意在他心中粗暴的繁荣昌盛起,她好大的胆子,居然敢乘他没来的时候溜出去?
  她是他的女人,难道她还妄想可以跟别人幽会吗?
  他真后悔从前二天开始已经撤掉监视她的人,否则他现在就可以去捉奸,定她的罪,要她在他面前忏悔……不,不对!他既非方舞的丈夫,又何来捉奸的资格?
  该死!他怎么会在潜意识里不知不觉的用了这个词?太荒谬了。
  然而她究竟去了哪里?他的情妇未得他允许就私自外出,她到底懂不懂做人情妇的规矩?
  等她回来,他非好好教训她不可!
  午夜一点,方舞进门后,见到的就是黑炽坐在沙发抽着烟,铁青着脸的画面。
  “舍得回来了?”他用嘲讽的语气说。
  方舞一袭紫色的潇洒裤装,颈上围着条毛绒绒的白色羽毛围巾,有点俏皮,但又不失秀丽。
  打扮得这么时髦漂亮,她一定不是自己单独一个人。
  她约了谁?或许,是谁约了她?
  “什么时候来的?”方舞顺手关上大门,脱下黑色短靴,将皮包搁在沙发上。
  “你偷欢的时候。”他冷冷地说。
  “我没有偷欢。”她平铺地叙地说。“我只是找了家餐厅吃饭,然后去PUB坐一下而已。”
  其实是和朱墨儿、研卿相约在一家高级意大利餐馆用餐,吃完饭,三个人又绕去PUB闲聊了许多,所以才这么晚回家。
  “这么简单?”他根本不相信她的话,如果只是自己去吃顿饭,去PUB坐坐,她会看起来这么神采飞扬?
  “就是这么简单。”
  她从他面前走过去,准备上楼洗澡、睡觉,跟她们厮混了一晚上,她了累了,尤其是PUB她又喝了点酒,因此更觉疲倦。
  “站住。”黑炽低沉的嗓音透着威胁。
  她太藐视他了,他来找她,而她是他的情妇,不好好伺候他也就罢了,居然还摆出一副没空理他的样子,过分极了。
  她扭头看他。“有什么吩咐吗?炽少爷?”
  她尾音微微上扬,充满了懒得理他的味道。
  “当然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